谈谈历法

———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1961212日星期讲座讲稿 

钱宝琮

 

在很古的时代里,人们由于生产活动的需要,就产生了计算时间和日子的要求。同时,人们在生产活动中逐渐地了解自然的现象和它的规律,也就订出了计算时间的方法。计算搜集的三个基本单位是一天,一月和一年。依照我们现在的天文知识来通俗地解释:一天是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一月是月亮围绕地球转一圈的时间,一年是地球围绕太阳转一圈的时间。一月和一年的天数都不是整数,它们彼此之间也没有简单的比例。历法就是结合年,月,日这三个时间单位的数量关系,安排日历的制度。按照一个好的历法制度编定的日历,可以表示任何一天太阳和月亮在天空中的位置,是对生产有帮助的。

根据月亮的运动周期(也就是月亮围绕地球转一圈的时间)定出来的历法叫作太阴历,简称阴历。阴历规定以十二个月为一年,因为它没有润月,所以同样是一个六月,可以赶在夏天,也可能赶在冬天,月份的次序同季节没有关系,对于人们的农业生产活动不相适合。根据地球的公转周期(也就是地球围绕太阳转一圈的时间),定出来的历法,叫作太阳历,简称阳历。阳历把一年划分成十二个月,每一个月与月亮的运动周期没有联系。我们日历上的旧历,既不是阳历,也不是纯粹的阴历。它的日期是根据月亮的方向来决定的。可是它的二十四个节气却又是根据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来决定的。所以它兼有阴历和阳历的特点,可以说是“阴阳合历”。旧历,这个调和阴历和阳历的完整体系,是通过中国古代各时期天文学家的辛勤劳动,逐渐发展而完整起来的。

计算时间最基本的单位是一天。一天究竟有多长呢?拿太阳作标准,那就是从中午太阳在正南方到第二天中午太阳又在正南方,相隔的时间就是一天。古时候的人把一天平分为十二个时辰,用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酉、戌、亥来称呼它们,并且拿半夜的子时作为一天的起点。现在一天平分为二十四小时,一小时平分为60分,一分平分为60秒。小时、分、秒,都是现代计算时间的单位。

比一天更大的时间单位是一月,一月又有多长呢?这就不像一天那样好计算了。它是根据月亮的圆缺来计算的。人们在很古的时代里就认识到月亮从圆到缺,从缺到圆,是有规律的。一个留心天象变化的人,积累上40多年的经验,可以看见五百多次月圆。如果用五百来除五百次月圆所经过的时间,就可以得出一月的平均天数。这种根据月亮的圆缺订出的一月,我们把它叫作“阴历月”。现在我们知道,一个平均阴历月是29.53059天,也就是二十九天十二小时四十四分三秒。因为阴历月的平均天数不是一个整数,它比二十九天半还略微多一些,所以规定29天是阴历月的小月,30天是大月,把小月和大月适当地安排起来,在一定时期里,阴历月的平均天数就和实际相当近似。譬如把阴历月一个小月,一个大月的排起来,在十六个月的后面再排上一个大月,也就是说十七个月里有九个大月,八个小月,这样平均起来,一个月就是二十九天又十七分之九,这和平均阴历月大约只相差五分钟。如果在四十九个月里,安排二十六个大月,二十三个小月,这样就可以更加精确了。

现在再谈一年又是怎样计算的呢?古时候的人发现每天虽然都有白天黑夜,但是每天的白天和黑夜所占的时间长短不同。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叫做“冬至”,白天最长,黑夜最短的一天叫做“夏至”。白天黑夜差不多相等的两天叫做“春分”和“秋分”。人们就把从第一个“冬至”到第二个“冬至”,算作一年。怎样可以测量出“冬至”和“夏至”的日期呢?最简单的测量方法是:在平坦的广场里,树是一个标竿,在太阳光底下,这支标竿是有影子的。每天中午观察标竿的影子,就会发现标竿的影子在冬天就长一些,在夏天就短一些。标竿的影子最长的那一天,就是“冬至”。标竿的影子最短的那一天,就是“夏至”。大约二千五百年以前,在我国历史上的春秋时期里,天文工作人员就用这种“立竿见影”的方法,测量冬至和夏至的日期,并且计算出从一个冬至到第二个冬至,这样一段时间有365天或366天。现在的天文学家用精密的仪器观察太阳,用现代的天文知识计算,从冬至到冬至应该是365.2422天或者说是3655小时4846秒。这是一个关于太阳的循环周期,我们叫它一个“回归年”。或者“太阳年”。(回归年的回是回来的回,归是归来的归,归还的归。)

一个和生产季节有密切关系的太阳年有365.2422天,而十二个阴历月只有354天或者355天。每年要少十一天,或者十天,三年的功夫,就要相差三十多天。所以每三年必须有一个闰月来调整季节。

春秋末年战国、秦朝和前后汉朝四百多年的历法就规定从冬至到第二个冬至是365又四分之一天,每十九年应该有七个闰月。

后来的天文工作者推算阳历年和阴历月的长短更加精密了。相形之下十九年七个闰月是不够准确的。必须要改变它。一千五百年前的我国天文学家祖冲之认为一个阳历年是365.2428天,一个阴历月是29.5306天,三百九十一年中应该有一百四十四个闰月,和这个时期里的其他各家历法相比,祖冲之的这个数据最精密。

除了年、月、日以外,由于农业生产上的需要,人们又制出了季节。我国春秋时期的历法,已经把一年平均分为春夏秋冬四季,并且把春分、夏至、秋分、冬至作为四季的主要节气。到战国末年,添上立春、立夏、立秋、立冬作为春夏秋冬四季的开始。到了西汉初年,节气的数目增加到二十四个,这也就是现在我们还在应用的二十四节气。从冬至数起就是:冬至,小寒,大寒,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这样二十四个节气。两个节气之间相隔都是太阳年的二十四分之一。到了汉武帝太初元年,也就是公元前104年,制定了一个新的历法。在这个历法中把从冬至算起,逢单数的节气,叫作“中气”(中是中间的中,气是节气的气)。把逢双数的节气,才叫作“节气”。规定所有中气必须放在指定的月份里,节气可以放在本月的上半月,也可以放在上月的下半月,没有一定。例如“雨水”是旧历正月的中气,必须是在正月里边,立春是正月的节气,可以在正月的上半个月里,但是也可以在头年十二月的下半月里。譬如前几天刚过去的“立春”就是旧历辛丑年的立春节,可是它今年却落在庚子年的十二月十九了。照这样安排,一年十二个月,每一个月都有一个中气。在有闰月的年份里,十三个月中间必定有一个月没有中气,于是就拿这个没有中气的月作为闰月。这种安插闰月的方法,可以使得所有中气和本月月半,所有节气和本月月初相距都不到半个月,使阴历月和生产季节得到更密切的结合。

汉武帝太初元年以后,我国历法有了比较完整的体系,对于一切季节性的生产活动有着一定的便利。但是在天文学理论方面,这种历法还存在着无可讳言的缺点。第一是历法中一月的长短是阴历月的平均数,日月合朔的现象,也就是月亮和太阳刚好处在一个方向。我们完全看不见月亮的时候,不一定发生在每月的初一日。第二是历法中二十四气是在一个太阳年里均匀布置的,因此,白天和黑夜一般长的日子不是春分和秋分。这两个在当时不容易解决的问题,到几百年后随着天文学的进步,都得到解决。

先讲阴历月的问题。历法中用平均阴历月的缺点,反映在日食月食现象和海潮涨落时刻上最明显。日食和月食这种不经常出现的怪现象,在古代认为是一种灾殃,在我国历史里记录了很多日食月食的日期。到汉朝,天文学家知道了月亮的光是太阳光的反射,月亮的圆缺和月亮的位置有着密切的关系。月亮和太阳在同一方向的时候,月亮没有光,在天文学上叫做“合朔”(合是合作社的合,朔是大逆不道的逆字,去掉走之,右边加一个月亮的月字)。月亮和太阳在相反的方面的时候,月亮最圆满,在天文学上叫做“望”(望就是盼望的望)。汉朝的天文学家也认识了日食和月食现象发生的规律。知道日食是太阳光的全部或者一部分被月亮遮住了的现象。知道月食是月亮走到地球的阴影里面,太阳光被地球遮住了的现象,所以日食应该出现在太阳和月亮在同一方向的时候,也就是在合朔的时候。月食应该出现在太阳和月亮在相反的方向的时候,也就是在“望”的时候。但是历史记录上的日食有时候都是在初二日,有时候是在上一个月的最末一天。这说明当时的历法中的每月的初一不一定是合朔的日子。这是在日食和月食现象中反映出的缺点。在海边捕鱼或航行的人,熟悉每天涨潮和落潮的时刻,每月的初一日和十五日,上潮的时候总在中午和半夜子时的前后。但是有时候要超前半个时辰。我们知道海潮的涨落时刻和月亮的航次安也有密切的联系。潮水应该在月亮正南方向和正北方向的时候涨得最高。如果每月的初一是合朔的日子,那么初一日高潮就必定在正午时和子时发生了。

经过了很长时期的对于月亮天空中运行速度的研究,东汉时期里的天文学家发现了月亮速度变化的规律,已经了解从每一月的合朔到第二个月的合朔经过的时间不是相等的,每一个月的合朔时刻是可以计算出来的。南北朝的时候,有几个天文学家主张固定用合朔的一天作为每月的初一。这样的阴历月是真正的“朔望月”。这种阴历月长短不等,大月小月的安排没有固定的规则。因此,可以有连续三个大月,也可以有连续两个小月。但是当时的封建政权不赞成改变任何早经规定的制度,所以这些天文学家的合理化建议没有能够实现。

到了唐朝初年,我国的天文学家能够把每月合朔的日日期和时刻计算得更加准确了。每月的初一应该是合朔的日子,这个道理也被统治阶级中人承认了。所以以唐朝初年起,国家颁行的历法就用合朔的一天作为每月的初一。从此以后,日食现象就总是发生在初一,月食现象总是发生在望的时候。例如,今年春节,旧历的正月初一就有日食现象发生。海边上捕鱼或者航行的人也就编出了“初一月半子午潮,初八廿三卯酉潮”这个歌谣。

因为地球环绕太阳转动的关系,气候循环变化,一寒一暑叫做一年。人在地球上观察,看不见地球是围绕太阳转动的,却看见太阳在天上每年环绕地球一周。在天空太阳环行的轨道叫做黄道,它和天上的赤道相交,有两个交点。太阳在黄道上行动,到和赤道相交的两个交点的时候,太阳光直射地球的赤道,在地球各处,白天黑夜长短相等。因为太阳在黄道上的运行速度是不相等的,冬天速度比较快,夏天速度比较慢。从冬至到春分,经过的时间,比从春分到夏至经过的时间要少四天半。但是从汉武帝时代起,历法规定的二十四节气,每一节气的长短一律是太阳年的二十四分之一。历法上的春分,比真正的春分大约落后了两天多一些。历法上的春分,白天就要比黑夜略微长一些了。唐朝初年的天文学家在认识了太阳在黄道的速度有快有慢以后,就计算出真正的春分和秋分的日期。唐明皇时代天文学家一行,认为太阳在黄道上运行,在每一个节气的时间都经过全部路程的二十四分之一,用现在通行的术语来说是。太阳的黄道经度移动了十五度。一行计算出二十四节气每一节气的长短,和交节气的日期和时刻。但是唐朝、宋朝和元朝天文学家尽管明了历法中的二十四节气不能表示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可是他们没有正式提出改变历法制度的建议。一直到清朝初年采用西洋天文学知识编定新历法,才改用以太阳的黄道经度来决定二十四节气的日期和时刻。在二十四节气中最短的一个节气只有十四天多一点,不到十五天,最长的一个节气差不多要十六天。这样布置节气,春分和秋分,就是两个昼夜平分的日子了。因为在冬季里两个中气相隔的时间比一个阴历月短,每一个阴历月里总可以有一个中气,所以在旧历九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正月的后面不会有闰月。在夏季里两个中气相隔的时间比一个阴历月长,一个阴历月没有中气的机会比较多,所以闰月出现在夏季的比较多。又因为阴历月规定用合朔的一天作为初一,阴历月也是长短不等的。一年中可以有一个阴历月里有两个中气,也可以有两个阴历月都没有中气。在这种情形下,新两封就规定以第一个没有中气的月作为这一年的闰月。

总起来说:旧历以日月合朔的一天作为每月的初一,以太阳的黄道经度决定二十四节气的日期和时刻,以和立春节气最近的合朔日子作为正月初一。原则上,一年十二个月,每月都有一个中气,没有中气的月叫做闰月。如果一年当中有两个月没有中气,那么把第一个没有中气的月作为闰月。以上,简单地介绍了我国的旧历。这个历法制度有高度的科学性,但是也有不可避免的缺点。辛亥革命以后,我国就废除了旧历,改用世界各国通用的公历。

我国旧时代遗留下来的历法制度,除了刚才说的这种以外,在兄弟民族中也有他们的旧历。现在我们简单地谈谈藏族同胞的藏历和伊斯兰教的回历。这两个历法也是阴历和阳历并重的。

藏历最初是唐太宗的时候,由文成公主从内地带到西藏的。后来经过种种变化,修改成了现在的形式。藏历和我们的旧历差不多,也是一种用闰月来调整季节的“阴阳合历”。但是藏族人民强调月望必须是阴历月的十五,每月的初一倒不一定是日月合朔的日子。所以藏历的日期有时要和汉族的旧历相差一天。譬如铁牛年的元旦就是在我们今年春节的第二天。又因为安排闰月的规则不同,藏历的月份有时候和汉族的旧历相差一个月。西藏解放以后,他们也采用了公历。不过也和我们过春节一样,他们对于一些传统的节日,仍然按藏历日期举行庆祝。

回历是伊斯兰教的历法。它是十三世纪中从阿拉伯传到中国的。回历有两种年,一种是阳历年,一种是阴历年。阳历年是在农业生产中用的,阳历年是在宗教仪式中用的。阳历年以“春分”这天作为一年的开始,平年365天,闰年366天,一百二十八年中有三十一个闰年。平均一年的天数和一个太阳年的天数差不多相等。阴历年有十二个阴历月,没有闰月。每月的第一天是以刚刚看见月亮为标准,大约相当于旧历的初二或者初三。每逢单月就是一月、三月、五月、七月、九月、十一月,都是三十天的大月,每逢双月,就是二月、四月、六月、八月、十月、十二月,都是二十九天的小月。每年只有三百五十四天。两年或者三年有一个闰年。闰年只是在十二月底增加一天。并且规定在三十个阴历年里,有十九个平年,十一个闰年。由于阴历月的大月和小月是固定的,所以每月的第一天不一定是看见新月的日子。又由于阴历年没有闰年,所以不能调整得同季节相适应,也就不能为农业生产服务,只在宗教仪式上应用。譬如伊斯兰教有两个重要节日,都用阴历计算,一个是十月初一的开斋节,一个是十二月初十的宰牲节。这两个节日是世界上所有穆斯林共同的节日。情况人民政府为了尊重兄弟民族的风俗习惯,特别规定在这两个节日各放假一天,让他们参加伊斯兰教的盛典。

现在我们再来谈谈现在世界各国通用的公历,是一种单纯的太阳历。因为现在世界各国普遍采用,所以叫它公历。公历是从罗马帝国时代的一种历法演变来的,而它的渊源还是古代埃及的太阳历。

原来古代罗马的历法也是一种阴阳历。他们以十二个月作为一年,一年三百五十四天,也用闰月来调整寒暑季节。但是闰月的安排没有一定的规则,完全凭当时管理历法的宗教祭司们任意安排。这样当然会产生很多错误。加上有些祭司从中作弊,借此谋利,更加加重了历法的混乱情况。后来写罗马帝国史的历史家说,当时的罗马人,同外国交战常常打胜仗,但是不知道胜仗是在那一天打的。这种历日的混乱对人民的生产活动妨碍很大。到公元前四十六年,罗马的第一个独裁者儒略凯撒下了一个命令,要整顿历法。当时主持改革历法工作的是一位埃及天文学家。在这次改革中,抛弃了调和太阳运行周期和月亮圆缺的阴阳历原则,而采用了埃及的单纯的太阳历原则。

古代埃及的阳历,在很古老的时代就产生了。对于埃及人的生产活动来讲,尼罗河的每年泛滥一次有着巨大的意义。为了能够及时准备农业生产,人民要求预先知道尼罗河开始泛滥的日期。通过劳动人民的长期积累经验,古代埃及人发现了一个能够决定季节的天文现象。他们注意到在天空中有一颗明亮的星星,就是我们现在叫它天狼星的那个星星。在每年的某个时节,在早晨太阳将出而没有出之前,人们可以在东汉看到它,这时候正是尼罗河开始汛滥的日子。古代埃及人就用这个天文现象的出现作为历法的根据。 在古代埃及人的历法中,一年有十二个月,每月有三十天,另外每年在十二月里增加五天。因此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这是时节上最早的阳历。这个固定为三百六十五天的一年,和地球围绕太阳转一圈的实际时间相比也就是和一个太阳年相比,大约少了四分之一天。每四年大约差一天。因此,天长日久,日历上的一切节日都会逐渐提前。古代埃及人经过长时期的天文观测和经验积累,已经发觉了这个误差。但是掌管历法的埃及僧侣,为了宗教上的种种迷信,不让人们来改正它。

罗马的第一个独裁者儒略凯撒修改历法的时候,考虑了这个误差。在儒略历法中,一年规定为三百六十五天,但是每过三年,到第四年必须增加一天。这一年叫做闰年。有三百六十六天这样改革以后,一年的平均长度是三百六十五天零四分之一天,并且规定一年十二个月里,每逢单月都是三十一天,双月都是三十天。但是这样安排大小月,一个平年就有三百六十六天了,多了一天。因此,把春分节的一个月,就是现在的公历二月,减少一天,成为二十九天,闰年的时候就在二月底加上一天,所以闰年的二月还是三十天。这个历法比较整齐,从一月到十二月,大月小月相间,很容易记忆。而且一年的平均长度和太阳年相差很小,每年的节气日期在相当长久的年限里是固定的,对于生产活动的要求来讲,这无疑的是个进步的历法。可是后来,儒略凯撒的外孙奥古斯都接替了凯撒的职位,并且后来称了皇帝,成为罗马帝国的第一个皇帝。因为他出生在八月,他下令把八月作为纪念他的生日的月份。八月原来只有三十天,公司罗马人的风俗认为双数是不吉利的。因此,他就从二月份里抽出一天,加在八月里,使八月成为三十一天,而二月在平年就只有二十八天了。又因为七、八、九,三个月接连都是三十一天和原来大月小月相同的原则相差很远,他就把九月以后的大小月次序变换一下,变成九月和十一月都是小月,十月和十二月都是大月。这样就把原来比较整齐的历法制度搞乱了。

到了公元325年的时候,相当于我国三国末年的时候,基督教开了一个宗教会议。会议决定采用儒略凯撒制订的那个历法,作为基督教的历法。那一年的春分节是三月二十一号,就决定三月二十一号是春季的开始,所以直到现在西洋人还是以从春分到夏至作为春季,这和我国旧历以从立春到立夏作为春季,概念的内容是不相等的。

儒略历平均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天零四分之一天,比地球围绕太阳转一圈的时间多了十一分十四秒。这个差数逐渐积累到一百二十年,大约差一天,四百年要差三天还多一些。到了公元1582年,原来规定在三月二十一号的春分节,提前了十天,实在是三月十一号了。这就给宗教的节日带来了麻烦,因为对于宗教节日来说:耶稣复活节原来规定是在春分以后第一次月圆以后的第一个星期天。但是计算耶稣复活节的人,仍旧按照三月二十一日是春分日,计算出来的复活节和圣经上记载的季节相差很大。因此,但是的罗马教皇格里高利采纳了当时天文学家的意见,宣布改革历法。首先,修正了春分的日期,把公元1582104号的第二天不算作105号,而改为1015号。这样,1583年的春分又恢复到了三月二十一号,又为了消灭儒略历平均阳历年的误差,决定在每四百年里减少三个闰年。儒略历原来规定公元年数能被四除得尽的年份都是闰年。经过格里高利修正以后的公元年数能被100除尽而不能被400除尽的年份,不是闰年。例如公元1700年、1800年、1900年在儒略历中都是闰年,可是在格里高利历中都不是闰年。因为这几年都不能被400除尽。这样改革以后,平均一年的天数和太阳历的天数很接近,3300年的功夫才差一天。于是一些信仰天主教的国家,像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在1582年就改用了这个新历法。信仰新教的,也就是信仰耶稣教的国家,也在十八世纪中先后改用了新历法。在十月革命前的帝俄时代,由于当时的俄国正教教会的反对,一直照旧采用儒略历。直到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以后,苏联在191821号起才开始采用格里高利历法。1917年的儒略历比格里高利历落后十三天,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在117号庆祝十月革命节的道理。

我们现在所用的公历并不是十全十美,毫无缺点的。它的缺点主要表现在一下几个方面:第一缺点是各月长短不齐,有的相差三天之多。例如一月有三十一天,二月只有二十八天。第二个缺点是上半年和下半年的天数不相等,平年的上半年是一百八十一天,下半年是一百八十四天,相差三天,在统计工作中不很方便。第三是某月某日和星期几之间毫无关系。第四是月份徒具虚名,并不和月亮的圆缺情况相适应。第五是现在每年的元旦,太阳在黄道经度280°附近,这个位置在天文学上毫无意义。如果新年元旦提前十天,把冬至作为一年的开始,比较有意义。

公元既然有这么多的缺点,那么为什么我们要废除传统的阴阳合历而改用公历呢?这是因为,在一方面,旧历和公历比较起来也有很多缺点。第一个缺点是,一年里面有时候有十二个月,有时候有十三个月,在制定或者执行经济计划的时候很不方便。第二个缺点是,二十四个节气没有固定的日期。例如几天以前旧历的腊月有一个春节,可是在正月初九,我们早已经过了一个立春了,这样,旧历庚子年就有两个立春节。再说,我们在农业生产活动中积累很多有关节气的宝贵经验,例如w  有“清明下种,谷雨插秧”等歌谣。可是清明和谷雨这些节气的日期,年年不同,非要查本年的历书不可。第三个缺点是大月和小月的次序也是年年不同,不看历书也没法知道。这都是旧历的缺点。在另一方面,采用公历也有许多优点。第一个优点是公历为全世界各国通用,采用以后便于国际交往,第二点优点是,大小月次序固定,便于记忆。有一个记大小月的歌诀是:“一、三、五、七、八、十、腊都是大月永不差,其余都是三十天,只有二月二十八”。第三个优点是节气的日期比较固定,不用查历书就可以大约知道节气的日期。关于节气的日期也有一个歌诀是:“上半年来六、廿一,下半年来八、廿三”。说明上半年的节气总在六号和二十一号或者前后一两天;下半年的节气总在八号和二十三号或者前后一两天。例如今年和去年一样,春分都是三月二十一号,清明都是四月五日,冬至都是十二月二十二号。如果说历法上规定节气日期是为农业生产服务的,那么公历是真正的农历。

我国于辛亥革命以后改用了公历,并且在历书上仍旧保留旧历的月份和日期。这样,我们在历书上,可以知道任何一天的月亮圆缺情况和海潮涨落的时刻,这对人民的日常生活是有好处的。

    可不可以把现在通行的公历再加以改革,使它对于人民的日常生活更加方便呢?近五十年来,讨论这个问题的人很多,提出来的方案也不少。其中有所谓“世界历”最受人注意。世界历规定一年分四季,每季九十一天,每一季的开头第一天是星期天,最末一天是星期六。每季分三个月,共十三个星期。每季的第一个月是大月,三十一天,第二个月和第三个月是小月,各有三十天。这样,一年十二个月,一共有三百六十四天。另外在十二月三十号的后面多排一天,叫做“年终休假日”,不算在星期之内。如果是闰年,再在六月三十号的后面多排一天, 叫做“国际和平节”,休假一天,也不算在星期之内。“世界历”的结构比较均匀,每月有固定的工作日数,都是二十六天,对于人民的生产活动相当便利。而且和现在通行的公历相差不大,改革也容易进行。但是它也有缺点,就是:第一,和天文现象失去了联系,成了一种纯粹的月份牌。第二,它的一年和太阳年的差数,依然和公历一样。第三,年终休假日“和闰年的”国际和平节“不列入日期次序之内,对于记录历史事件也有些不便。因此,这个历法讨论来,讨论去,到现在依然不能实现。我们相信,将来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四海一家的时候,全世界一定会有一个统一而完备的历法。

                                              钱小贤提供

返回